六合彩结果:内地的国家安全法引入香港

时间:2017-11-27 16:11 作者:admin 点击:

  立法会前主席曾钰成在报章撰文,谈论中央如何行使对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全面管治权,当中提到廿三条立法的问题。他指出,近年有人认为,港府若是迟迟未启动廿三条立法,中央可以把内地实行的国家安全法拿来香港实施,而他似乎并不赞同这种说法。
  引入国安法顺理成章
  根据基本法第十八条第三款,全国性法律要在香港实施,必须先列入基本法附件三,而「任何列入附件三的法律,限于有关国防、外交和其他按本法规定不属于香港特别行政区自治范围的法律」。他认为,基本法第廿三条既然规定了特区「自行立法」,跟国家安全有关的全国性法律,便未必能够列入附件三。
  那么,内地国安法是否真的不能引入香港?首先,不论第十八条还是第廿三条,均是放在基本法的第二章:《中央和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关系》里,而廿三条的立法目的,乃是旨在保障全中国的国家安全,而不是纯粹香港一地的社会治安。换句话说,国家安全法的立法工作,从来不是「香港特别行政区自治范围」内的事。既然如此,人大常委会将内地国安法及其他相关条文引入香港,又怎可能底触按照基本法第十八条第三款的规定呢?
  事实上,根据基本法第十八条第四款的规定:当人大常委会决定宣布战争状态,或人大常委会因香港特区发生了特区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国家统一或安全的动乱而决定特区进入紧急状态,中央政府「可发布命令将有关全国性法律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实施」。由此我们可以从侧面看到,中央本来便可以将内地的国家安全法引入香港,而条文也没硬性规定,中央只能在决定战争状态或香港进入紧急状态时,才能将内地的国安法引入香港。
  港须展开廿三条立法
  其次,基本法第廿三条的原文规定,是特区「应自行立法」,曾钰成把条文中的「应」字忽略了。条文中这个「应」字所蕴含的意思,是指廿三条立法是特区的一种宪制责任,而不是特区独享的一种宪制权力。事实上,条文并无任何字眼规定,国家安全的立法工作,只能够由特区自行立法解决,而不能够透过引入内地国安法解决。
  特区已经成立廿年,若是至今仍不肯自行展开廿三条立法,这便是特区政府罔顾宪制责任。假若特区启动了廿三条的立法工作,掌握立法会多数议席的建制派,则有责任支持国安条例的通过,否则便是建制派失职。在此情况下,为了填补国家安全层面上的法律缺位和漏洞,中央也只能够透过引入内地国安法解决,直到特区履行宪制责任,自行完成廿三条立法为止。由國際文物修護學會、北京故宮博物院和香港特區政府康樂及文化事務署聯合主辦的“國際文物修護學會——故宮博物院2017香港研討會”26日在港閉幕。為期兩天半的研討會匯聚了18位中外專家學者,分享文物的最新保護方法、修復策略及最佳守則。
  文物是歷史的見証,是珍貴的文化遺產,凝聚著人類的汗水和智慧。然而,隨著時光流逝,它們可能會逐漸破損,甚至殘缺不全。在香港,有一批專門修復文物的“醫生”,一些殘破的書畫、陶瓷、金屬品、印刷品、紡織物等經過他們的“望聞問切”及“對症下藥”,重新煥發出光彩。
  香港特區政府康樂及文化事務署下轄的文物修復辦事處設有13個專科修復工作室,30多名專業人員負責修復香港14所公共博物館及兩個文物中心的20多萬件藏品和出土文物,使它們的歷史、藝術價值經久不衰。
  記者近日探訪了文物修復辦事處的一個部門——紡織物及標本修復專科,這個部門主要負責保存及修復紡織品文物、民族服飾及自然歷史標本。
  走進位於沙田的香港文化博物館,穿過一條長長的職員通道,來到修復實驗室。一位身著白大褂的工作人員正俯身對一件粉紅色古式長袍進行修復。她的身旁擺放著針、線、剪刀等工具,外人的到來沒有影響她對工作的專注,而此時她已連續工作了4個小時。
  “香港的很多本土藏品年代不會十分久遠,最近的是明清時期的文物。我們曾經修復過一張壽帳,文物年代大約是在清代同治十年。”負責紡織物及標本修復的一級助理館長張婉娟拿出一件壽帳的圖片向記者介紹道。
  這是一張長約4米、寬約3米的紅底描金金箔壽帳,上面繡滿了刺繡和文字,刺繡大多數為祝福的圖案,文字則是贊揚香港居民曾立下的功德。
  張婉娟說,這件藏品相對而言保存較好,但也花費了1個修復組(2-3人)3個月的時間。由於年代久遠,壽帳上面的金線刺繡已經逐漸鬆動破損,工作人員遇到的最大難題就是要對這些刺繡進行加補,而這些金線又比較特殊,都是金箔做成條狀后繞上線芯構成,工序頗為復雜。
  “紡織品尤為嬌弱,修復時需要更多的耐心和細心。修復人員會先用圖像和文字進行文物圖案記錄,分析問題后再開始修復工作。”張婉娟說。
  這件紅底描金金箔壽帳曾連續展出過3個月,現在文物工作者已將它收回倉庫儲存。據介紹,紡織品文物不宜長期展出,光線會對文物的顏料與纖維造成一定程度的不可逆影響,讓展品變得“脆弱”。為保証后世的人們有機會一睹文物的真容,工作人員會嚴格規定文物展期,展出時間通常為幾個月。
  文物修復辦事處文物修復總監楊甦告訴記者,文物修復的過程就好像醫生醫治病人,要格外小心,先作全面檢查,然后深入分析,再制訂對應的修復方案,並對其進行整體評估。
  “以紡織品修復為例,我們的工作人員會先用顯微鏡檢查藏品,再使用儀器分析文物的化學成分。根據不同材質的物料,有時還可能要用到X射線及紅外線儀器。”楊甦說。
  完成修復工作后,還有一個重要步驟——對文物進行環境預防性保護。在展出時,需要精准控制展覽廳的溫度、濕度、光度、儲存物料等。
  據介紹,文物修復要堅持“最大程度還原”及“最小干預”兩個原則,以盡可能保全文物完整性。“我們會定期到內地、外國進行考察交流,學習最新技術,提升文物修復專業水平,對這些珍貴的文物負責。”張婉娟說。